最专业的正规配资门户网站

新能源汽车龙头股:时隔三年再次严格资本管制

(000509) 华塑控股:召开2018年度股东大会

新能源汽车龙头股高雅

为了偿还短期债务并减缓货币比索贬值,仅仅在8月最后两个工作日,阿根廷政府就消耗了30亿美元外汇储备。按照这种速度,其共计不到150亿美元的净储备很快就会消耗殆尽。

处在“水深火热”中的阿根廷开始自救行动,当地时间9月1日,阿根廷开始实行外汇管制,防止资本出逃。阿根廷央行规定,出口商须在5日内将海外销售的利润汇回国内,机构和银行需要授权才能在外汇市场购买美元,阿根廷公民每月的美元购买额度不超过1万美元。

这让总统马克里陷入尴尬境地。中国社会科学院拉丁美洲研究所经济研究室主任、研究员岳云霞在接受第一财经记者采访时表示,此前克里斯蒂娜政府采取的是多重汇率制,马克里在2015年12月上台后进行了汇率并轨等市场化思路的改革,取消了四年多的严格资本管制。

时隔三年多再次进行资本管制,这引发了市场对民粹主义回归的担忧,阿根廷资产价格进一步暴跌。关键问题是,阿根廷可以自救成功吗?

阿根廷“命悬一线”

事实上,阿根廷已经到了“命悬一线”的处境。根据宏观经济研究机构CapitalEconomics估计,当前阿根廷外汇净储备不足其1000亿美元外部额融资总需求的25%。投资银行摩根士丹利预计,阿根廷需要129亿美元才能在今年最后四个月偿还以美元计价的国库券和债券。

此外,惠誉评级将阿根廷债务归类为“限制性违约”(RD),标准普尔将其评为垃圾级CCC-,穆迪的评级也只有Caa2。投资者认为未来五年内阿根廷的违约率超过90%。

而当前阿根廷的境地是一系列连锁反应的结果。三年多前,马克里上任后承诺取消实行多年的国家干预经济的手段,采用更加市场化的运行方式,还从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借贷570亿美元增强市场信心。然而,在最初迎来大量外国资金涌入后,阿根廷财政和竞争账户赤字扩大超过马克里上任前的水平,这让投资者感到不安,促使比索在2018年大幅贬值。

岳云霞对第一财经记者解释道:“本届政府上台后进行了改革,按照市场化的思路恢复浮动汇率,但这也给国际资本提供了攻击比索的机会,阿根廷去年就发生了货币危机。”

货币危机还没解决,在上月的阿根廷总统初选中,亲市场的马克里就意外落败,失去了在10月连任的希望,这让比索处于更加弱势的地位,至今已蒸发掉超过25%的价值。如前所述,由于阿根廷债务用美元计价,这进一步将阿根廷推向违约边缘。

为了争取短暂的喘息机会,政府在8月28日宣布债务重组,推迟偿还今年到期的70亿美元债务。除此之外,阿根廷还表示要求持有500亿美元规模以上债券的债权人接受所谓“自愿债务重组”,还计划重新协商推迟偿还已从IMF借到手的440亿美元债务。

而最新的资本管制措施又是一把双刃剑。一方面,资本管制确实有利于遏制金融流动的波动对实体经济的影响,但另一方面,这可能会让正在观望是否该救助阿根廷的IMF感到为难。

9月底,IMF原本预计将向阿根廷提供另一笔54亿美元的贷款。该机构最新声明称,正在分析近期措施的细节:“我们将保持密切联系,在充满挑战的时期继续与阿根廷站在一起。”

不过,投资公司ColumbiaThreadneedle的分析师阿尔胡赛尼(EdAl-Hussainy)称:“IMF要怎么在这样的环境中交付最后一批资金呢?其中蕴涵着巨大的道德风险。”牛津经济研究院经济学家德索萨(CarlosdeSousa)判断道,IMF似乎不太可能支付这笔资金。

种种波动下,市场对阿根廷资产信心直线下滑。根据国际清算银行的数据,2016年阿根廷比索的日均交易量为20亿美元。过去六个月,阿根廷本国电子市场的交易量为平均每天4.16亿美元,但自8月11日初选以来,这一数字已经下跌至平均每日2.4亿美元。

未来还会进行债务重组

为了保护剩余外汇储备并稳定比索,阿根廷对短期债务进行重新配置;为了防止资本外逃,该国政府又下令实行外汇管制。然而,这些救急措施都无法解决阿根廷的根本问题。

“如果阿根廷是流动性危机的话,那么用时间换空间,可能可以度过危机”,岳云霞称,阿根廷这次本质上缺乏清偿力,根本上要靠阿根廷恢复经济增长,提高偿付能力来解决。

德索萨也反驳了阿根廷财长拉昆撒在宣布债务重组时所说的“这是短期流动性压力,而不是债务偿付能力出了问题”。他称:“阿根廷的债务与国内生产总值(GDP)之比迅速上升至100%,这是不可持续的。如果不进行债务减记,这只能将问题推迟到2023年。”

那么,阿根廷经济增长前景如何?根据IMF今年7月更新的世界经济展望报告,阿根廷经济在今年第一季度出现萎缩,第二季度经济环比下降0.4%。牛津经济研究院的报告预测称,未来几个季度经济衰退将进一步加深,2019年该国GDP将下降3%,2020年将再下滑1.3%。

这意味着通过经济增长增强偿付能力的希望更加渺茫。由于所有外部债权人都不愿意向其提供额外资金,新手股票知识文章阿根廷除了迅速削减其财政和经常账户赤字外别无他法。换句话说,未来几个季度阿根廷不得不进一步降低其进口额以及国内需求。

这无疑为下一届政府预先确定了一个糟糕的开端。今年12月,赢得初选的总统候选人费尔南德斯极大概率会就职总统,德索萨认为,届时他将被迫开始另一次债务重组。

一方面,无论是IMF还是私人投资者都不同意阿根廷是流动性而非偿付能力问题的观点;另一方面,费尔南德斯也没有任何政治动机抵制IMF关于债务重组的建议。

他建议称:“我们认为阿根廷需要拿出额外的甜头或强制性手段,吸引到足够多数的债券持有人忽视现在的偿付能力问题。因为对投资者来说很明显的是,进行另一项债务重组是非常必要的,届时的债务重组会包括债务减记和削减票面利息。”

德索萨称:“成功的、能够恢复经济可持续性的重组计划,可以创造更低的退出时收益率,最终帮助阿根廷重返债券市场,但马克里政府现在的重组提案则不会有这样的效果。”

新能源汽车龙头股 科创板要顺利推进,需要一个有参与度和吸引力的市场,这个市场不能是2015年那样的“疯牛”,而是一个多方受益,脾气可控的“理性牛”。